En
Banner

纽约湾区:见证规划的力量

发布日期:2018-06-14

纽约湾区是美国经济核心地带,是美国最大商业贸易中心和国际金融中心。作为国际湾区之首,纽约湾区具有开放的经济结构、高效的资源配置能力、强大的集聚外溢功能和发达的国际交往网络,发挥着引领创新、聚集辐射的核心功能,已成为带动全球经济发展的重要增长极和引领技术变革的领头羊。

 

用规划统领发展

纽约湾区又称为纽约大都市区,除集中了百老汇、华尔街、联合国总部的曼哈顿,纽约湾区还有着太多耳熟能详的名字:汇集50余家顶级对冲基金的全球对冲基金之都格林尼治,拥有强生等一流企业总部的全球制药重镇新泽西,常青藤盟校哥伦比亚大学和普林斯顿大学等等。纽约湾区的城市功能并非天生具备,而是随着工业化、现代化的推进,城市经济经历了产业升级和专业化分工而逐步形成的。

 

从殖民者登陆东海岸来看,纽约的发展似乎太过久远,但同其他海湾地区的发展类似,天然良港的自然禀赋使得纽约湾一开始也是作为贸易港开始活动。贸易带来了人、货和财富。这其中最早依靠纽约湾内天然港的独特地形优势发展起来的地区,也就是现在纽约湾区最富有盛名的曼哈顿。曼哈顿地区的发展之路绝对绕不过“1811年的委员计划”,正是这项被称为纽约城市发展最重要的规划文件,开启了曼哈顿地区乃至纽约大都市区规划建设道路。这项规划是为了解决移民潮的问题应运而生,而其独特的“网格状”规划,也在日后被更多城市规划者所青睐。

 

同其他湾区发展的最大不同之处,在于纽约湾区是一个跨州建设的大都市区。如何平衡区域内庞大的人口,建设和管辖之间的关系便成为纽约规划的重中之重。纽约湾区的规划管理可以概括为多方联合,重点部署基建联通,由区域委员会和大都市圈规划组织(MPO)分别负责经济发展和交通建设的协调规划工作。作为独立的统一规划组织,MPO等机构的存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跨区域情景下人员职能重叠,手续繁琐冗杂带来时间、人力,物力上的无效消耗,提高了规划效率的同时,能以长远的目光看待整个区域的协调发展。此外,MPO等机构同样善于利用外部力量,注重公众建议。

 

不断强力助攻的RPA

随着1914年巴拿马运河的开通,纽约港需求增加,纽约湾区进入大发展时代。1921年,著名的纽约区域规划协会(简称RPA)成立,这个致力于区域规划探索的非政府机构,成为纽约湾区近百年发展的最重要因素之一。该机构从上世纪20年代开始研究突破性的长期计划,指导大纽约都市圈发展,这些努力提升了该地区的经济活力、环境可持续性和生活质量。协会分别于1929年、1968年和1996年发表了对纽约大都市地区的规划研究报告。

 

资料显示,在过去20年里,纽约湾区犯罪率急剧下降,成为美国最安全的区域,越来越多的居民愿意在这里生活。但与此同时,纽约湾区也面临挑战。气候变化、基础设施落后与恶化、公共机构负债制约管理等问题仍然威胁着居民生活,失业、住房成本、物业税和自然灾害等问题受到居民的普遍关注。

 

2017年11月30日,发布的第四次规划《共同区域建设》则进一步体现了以人为本的发展需要,集中解决了居民在住房、通勤、气候及可持续生活上的种种问题。这次规划揭示了RPA对于纽约湾区从贸易港到金融中心,未来朝向宜居湾区发展的规划目标。RPA作为多方协调中的一个重要部分,为区域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,也正是在这样多方良性配合开放包容的背景下,纽约湾区才走上一条独特的金融湾区发展道路。

 

作为逾55家全球五百强企业、纽交所、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和华尔街的所在地。谈到纽约湾区,一个不可避免的词就是国际金融中心。上世纪九十年代,纽约湾区金融创新蓬勃发展,无数衍生品层出不穷,巨大的财富扑向了每一个灵活的头脑。而纽约湾区之所以能成为国际金融中心,可以说做到了地利、天时、人和的良性循环。监管宽松,金融产品蓬勃发展;监管收紧,绕道而行的创新依然生生不息。“金钱永不眠”是纽约湾区的最佳诠释。按照GDP来看,虽然教育和信息产业正在迎头赶上,但至少目前来看金融业仍是纽约湾区发展的主要推动力。

 

2008年,全球金融危机暴露了以华尔街为代表的金融行业中激励机制扭曲、体系脆弱性加剧等诸多问题;危机之后,金融业面临更多的监管、技术以及商业模式的挑战。或许,这也是为何RPA在最新规划中希望谋求转型,使纽约的城市发展能为更多大众服务的原因之一。

 

Tips:纽约湾区启示录

同样都是湾区,不同的发展机遇、选择和管理机制,带来的是截然不同的发展道路。同样早期是制造业和工业中心,旧金山湾区以技术起家,善于借力使力的纽约湾区则最终以金融称王。二者共通的一点是对湾区内整体基础设施建设,尤其是交通的高度重视和细致规划。